玛丽

喜欢养狗,不爱洗头。

终身误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她构想过很多次穿越后的场景,在还略中二的时期。那时候看不起玛丽苏小说女主,不是以为自己会是特别的那个,而是以为自己会是最顺遂自己心意的那个人,知道古代对女性有诸多限制,但傻傻地总有种预感以为自己能躲过去。活在现代的世界里对古代的环境根本无法设身处地,却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起点傻逼口号。


     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她瘫坐在硬得硌屁股据说是二品大员最宠的女儿的床上开始了每日一次的思考人生,试图酝酿出一个不是刚想出来就被腰斩的计划。


     待在这个府上的半个月来她就像是个两眼瞎,府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规定,但每个人都仿佛机器人收到指令一样做着自己分内的事,任何一点点越界的举动都会显得异常突兀。


工地

       之前一直没有发的去工地参观的图,突然之间感觉他们其实离我很近。

       前两天帮着实习单位给劳务队的工人做体检,当然检查有医生去做,我就在旁边收收表格,自然就会看到表格信息(原谅我偷偷瞅人家的表格)。心里觉得有一根丝线一牵一牵的,说不上多难受,就是一点点缓慢地在触动我。
       我看到里面有些人,1963年,在农村可能孙子都比我小不了多少,还在做这种体力劳动,风吹日晒;还有一些人,2003年,比我还小几岁,未成年,高中都没上,16、17岁的年纪在工地里磋磨。
       我不知道说什么。很明显,卖血无法救贫穷。如果我没有读书的话,我应该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或许还可凭借性别优势搞些千层套路搭上个比我稍高一级的人。那我的后代呢,在教育资源严重倾斜的今天,他又有多大可能跳出这个泥坑?不过是富者更富,穷者更穷罢了。
      前两天堂姐在纠结迁户口的事,他因为工作单位的关系可以迁到某个市。我又听说上学要按户口划片,没有当地户口的只能买学区房。何至于此!何致逼人至此!农村的教育资源虽然不差,但与市区比起来是天差地别。没有市区户口的人哪里来的钱买学区房!寒门子弟的上升通道我不知还有哪些!当然父母可以掏空六个钱包凑学区房的首付,可稍微了解了解就知道,农村基本都是二孩甚至三孩四孩(计划生育在农村和城市政策不同,贯彻执行的基本只有教师国企等公职人员),根本就没有六个钱包。
      我不过是其中的幸运儿而已,是极其稀少的农村独生子女,也许在某个蝴蝶翅膀的煽动下,我就会跟他们一样,劳作在工地上,盼望着永远到不了的未来。

       我没什么话可说,不过呜呼哀哉而已。

没想到莫言大大这么写文章😂😂,很是贴切了。

居然在神夏里发现了老爸老妈浪漫史!!!

买的kindle到了,超开心。

这个操作很可以😂😂

窥屏了这么久,我来交党费了😌😌

看看我考古发现了什么!
注意观察何老师后面的铁网,
两个人摸摸搜搜的干什么呢!

又是被枯水期逼疯的一天,只能靠太太们的文活着😂😂